打印

渔民的风俗习惯

节日

端午节和农历新年是渔民最重视的两个节日,所以休息和庆祝时间也较长。他们在端午节会举办赛龙舟。昔日渔民的生活较单调,扒龙舟可说是他们一年辛勤工作里的一项点缀,也是轻松一下的好机会。他们深信龙舟具有灵性,扒过龙舟会全年顺景,身体健康。
祭祀供奉

渔民大多信奉神灵,因为海上的天气难以预测,渔获也没有保证,所以渔民对各种各样的神灵都十分敬畏,希望藉着祭祀和供奉得到庇佑。他们在船上供奉很多神像,将最重要的一尊放在船的「神口位」,并聘请道士主持开光仪式。他们相信神口最具灵性,而船头则是最神圣的地方,不能践踏,怀孕妇女更不能跨越。假若邻近的船户有丧事,其他船户便用麻包袋或竹箩包着船头,然后把船驶远,避免沾上不吉和霉运。往昔渔民出海时会燃烧炮竹,祈求大吉大利,近年则以拜船头及拜神代替。

渔民最重视天后丶洪圣和观音,认为是最具法力的海神。他们在贺诞时,都会带备几枝大香到庙里参神,然后将其中一枝燃点着的大香用水淋熄,把它带回船上。倘若出海时遇到危难,便会燃点该枝大香,深信如此可邀得神祇显灵相救。
生活变化

昔日,渔民大多不愿意进医院,生病也只会请医生上船诊视。他们不会轻易离开船只,即使死也要留在船上,丧礼也在船上举行。渔民很重孝道,也重视对祖先的拜祭,故盛行土葬。通常每个渔港的渔民都有一些特定地方供土葬之用,如香港仔的渔民身故后大多葬於南丫岛和鹿洲。

香港的渔民大都是广东人,所操的是广东话,很多人误以为他们说的是「蜑家话」。事实上,并没有「蜑家话」这种方言,只是以往他们很少和陆上居民接触,彼此的语音有明显的不同,所以才有此误解。但战后情况已经改变。渔民和陆上居民接触的机会增加,彼此增进了解,且能互相接纳。最主要的原因,相信是渔民大多已到陆上定居,与陆上居民的隔膜和歧异日渐消失。此外,近年大多数渔民子弟都入学读书,对他们融入社会大有帮助。

往昔香港仔的渔民绝大部分在海上生活。区域广阔,鱼获也十分丰富。只是渔船设备落后,且港人消费力不强,市场有限,故渔民的收入仅足温饱,根本无从改善生活条件,甚至子女的教育机会也被牺牲。渔民性格淳朴丶诚实丶刻苦耐劳丶安份守己,对物质要求不高,故此在香港当时经济落后丶公共房屋仍未发展的时期,渔民根本不会存有移居陆上的想法。

但随着香港经济迈向工业化和商业化,传统渔业日渐萎缩。香港仔出现了不少工厂,吸引了部分渔民转业。此外,渔业的发展引进机械,令香港仔渔民的经济条件大为改善,加上公共房屋的建设,吸引了不少渔民迁居陆上转业谋生。他们部分人接受港府的徙置,部分人则自行购置物业,过水陆分季居住的生活,成为「两栖居民」。

时至今日,赤柱的渔业已经绝迹,南区的渔港只剩香港仔。虽然如此,香港仔的渔业在本港仍占有极重要的地位,一向占全港鲜鱼的总收获量三分之一以上。

现时,南区有不少渔业团体致力增进渔民的感情和合作。因此,渔民的关系远较从前紧密,发挥团结互助,体现群策群力的精神。


专题访问 - 渔民生活实况

在香港,我们几乎每天都可以吃到新鲜美味的海产,大家在享受的同时有否想过面前的鱼虾蟹是怎样得来呢?我们专诚邀请在香港仔从事渔业多年的郑木水先生谈谈渔民生活的点滴。

郑先生拥有一艘渔船,是九年前跟弟弟一起设计订造的。现时他已在香港仔附近置业,但每天仍坚持出海工作。「我每晚都会出海捕鱼,通常会到南丫岛丶蒲台岛或西贡,早上便回家,除非天气问题,有台风才不出海。」每天都要出海,那郑先生豈不是没有假期?郑先生笑说:「的确。我们没有你们所说的公众假期,但总算有一定自由度。」近来台风特别多,加上海水污染问题日趋严重,郑先生表示鱼获减少了约百分之二十至三十。恶劣天气除了影响鱼获外,还会令渔民身处险境。「我很幸运,至今仍未遇到很危险的情况。其实跟大风浪搏斗对我们来说是平常的事,一定要尽力稳定船身,否则船只便会随着风浪失控。」

其实,无论陆上或海上都会发生危急事情。郑先生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是突然在船上因急性盲肠炎而严重腹痛,幸好他及时上岸求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现今科技发达,一旦有意外发生,渔民都能致电向附近水警求救。」谈到危险情况,从事渔业多年的郑先生曾否遇过抢劫渔船的海盗?「哈哈,没有!曾经有听闻过,最后发现都只是谣言。小偷我倒碰过。」郑先生有次深夜在船上睡觉的时候,听到他饲养的唐狗「肥仔」不停吠叫,醒来出外查探,竟发现乘着小艇的小偷正准备登船,幸好郑先生及时发现把他赶走。「很多同行都会养狗,因为有时我们都要休息,兼顾不了这麽多,牠们很会保护主人。」
一直以来,很多渔民都会供奉神灵祈求庇佑,郑先生也不例外,每逢农历初一丶十五都会上香,现时的仪式比以前简单得多了。「每个人也有不同的宗教信仰,渔民不一定会拜神上香,当中也有基督徒。听说以前有位患了重病的同行信了上帝后,病情渐渐好转过来。」现在还有人举行船上丧礼或婚礼吗?「丧礼没有,婚礼仍然有。当年我跟太太也是在船上进行结婚仪式,到晚上就到香港仔附近的酒楼设宴。」

从事渔业接近五十年,郑先生对香港仔渔港的转变当然瞭如指掌。「最大变化要数海港两旁的高楼大厦。这些公共屋邨为收入不够稳定丶人手不足而要卖船转行的渔民提供居所,起了很大帮助。其次是渔民人数,近年真的下降了不少,很多同行年老退休,又没人继承。」说到退休,相信郑先生也有为自己计划一下吧。「子女们常劝我退休,但坦白说,我事业心很重,不想就此放弃。以前有时候觉得很辛苦就想不做,但这念头一起,自己又舍不得放弃一切,而且还有太太要照顾,便继续下去。我十三岁跟爸爸出海打鱼,至今已四十多年了。」郑先生的子女们有没有到船上帮忙?「其实,现在香港已经没有年青人愿意从事这行,一来嫌辛苦丶人工低,二来整天对着大海很闷。我四名子女都不会继承我这事业,姪儿姪女也一样。不过,他们闲时也喜欢一起上船烧烤丶钓墨鱼轻松一下。」

因为没有家人继承,郑先生跟很多同行一样,现时都从内地聘请工人帮忙,且在船上为他们提供食宿。「我估计,再过三四十年,香港仔的渔船应该所剩无几,大概只剩下载着旅客穿梭避风塘的观光船吧。」虽然感慨,但郑先生认为香港仔的旅客人数增加对南区是一件好事。「我在南区长大丶起家,当然最想看到这里发展越来越好。」至於渔业发展,政府现时有否提供援助?「政府特别为渔民提供了低息贷款来度过休鱼期,我也曾经申请一笔款项用来维修船只。其实,香港仔有不少渔业团体一直为渔民服务,如渔民互助社丶渔业商会丶渔业联盟等。这些团体会为我们办理很多文件手续,例如内地工人的入境签证。」

事实上,现今渔民的生活条件比以往的确改善了很多,但随着社会发展和时代变迁,本地渔业的而且确已逐渐息微。渔业曾经是香港的重要经济支柱,贡献良多,也为本地人及游客带来许多美好的集体回忆。郑先生今天为我们解答了不少普罗大众对渔家生活的疑问,他刻苦耐劳且心境豁达的态度实在很值得欣赏,相信大家再次吃到新鲜的海产时,都会不期然想起这些美食背后的一点一滴。